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黄背心示威游行扩散至比利时、荷兰

 
分享: 2018-12-11
     

原题目:黄背心示威游行扩散至比利时、荷兰

【文/视察者网 奕含】

法国“黄背心”抗议进入第周围。作为近邻,比利时与荷兰的民众也受到影响,最先示威运动。12月8日,比利时警方拘捕450名抗议者;荷兰警方拘捕了至少两名抗议者。

据美联社12月8日消息来源,当地时间周六,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大规模的“黄背心”抗议运动,抗议者试图攻占政府大楼和欧盟总部,并呼吁宰衡米歇尔(Charles Michel)告退。

消息来源截图

法国、比利时、荷兰地理位置,google截图

当天,示威者身着荧光黄色背心,在向布鲁塞尔的政府办公大楼进发的同时,砸毁路上的市肆,销毁路上的车辆,并和警员之间不时发生猛烈冲突,向警员投掷石块和鞭炮。

对此,布鲁塞尔警方出动数百名防暴小组,用高压水枪和催泪弹阻止人们进入欧盟总部和四周的比利时政府大楼。约莫5小时后,都会恢复清静。

“黄背心”运动扩散至比利时荷兰 警方使用催泪瓦斯驱逐抗议者,图片泉源:视觉中国

早些时间,警方还向抗议者使用了辣椒水喷雾,以阻止他们破损路障,打击欧洲议会及其他欧牛耳要机构。

布鲁塞尔警方讲话人伊尔斯·范·德·凯尔(Ilse Van de Keere)表现,该地域群集了约莫400名抗议者,约100人被拘留,他们大多携带烟花或危险品,以阻止与警员冲突。

另据新华社9日消息来源,当地审查官办公室表现,有450多名到场“黄背心”示威运动的抗议者被拘捕。

消息来源截图

相对法国、比利时的“暴力”抗议行为,荷兰鹿特丹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则较为清静。

美联社消息来源称,周六,数百名身着黄背心的抗议者宁静穿过市中央的伊拉斯姆斯大桥(Erasmusbrug),他们唱着一首与荷兰有关的歌曲,并将鲜花交给路人。

今年76岁的Beb和67岁的Leneke Lambermont是一对姐妹。

Leneke说:“我们的孩子们都辛勤劳作,但他们哪儿哪儿都得纳税。我已经无法再忍受了。荷兰的社会病了,我们长大的社会福利网络已经消逝了。”

“政府不再属于人们。它现在只为自己的利益服务,”她说。

荷兰警方拘留了至少两名抗议者。

“黄背心”运动扩散至比利时荷兰 警方使用催泪瓦斯驱逐抗议者,图片泉源:视觉中国

荷兰《反抗报》的编辑迪克格拉夫(Jan Dijkgraaf)呼吁在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举行宁静抗议运动。

迪克格拉夫表现,人们盼望荷兰历史上社会更为公正的时期,“那是一种十分团结的感受,能很好的照顾追求呵护的人,相互都能照顾的很好。”

事实上,荷兰此前已经发作了一起小规模的非暴力聚会会议。上周,荷兰海牙一名抗议者在聚会会议时挥舞着荷兰国旗,这引起了希望宁静聚会会议人们的不满,成为极右翼的标志。

消息来源称,由于比利时与荷兰均未提高燃油税,因而两国发作抗议运动的缘故原由现在尚不完全清晰。不外,部门抗议者为底层的民粹者,他们对政府政策感应恼怒,以为政治家正动用手中的权力令他们与选民的差距不停扩大。

现在,法国“黄马甲”抗议运动连续伸张。只管法国政府已经决议作废上涨燃油税企图,但事态并未暂停,当地时间8日,法国“黄背心”提倡第四轮示威运动,有12万人走上陌头,1300多人被逮捕。

本文系视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