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原创】ofo屡传卖身:公司或有“更暗时刻”

文章来源: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8-10-16   【字号:         】

原题目:【原创】ofo屡传卖身:公司或有“更暗时刻”

【财联社】(记者 萧朗)10月9日,一份疑似滴滴出行欲以20亿美元估值收购ofo的投资意向书流出。当日晚间,滴滴和ofo均揭晓声明,否认了该听说,且说话坚决。

滴滴称“从未有过收购ofo的意向,也答应未来将继续支持其自力生长” 。

ofo则回应这些新闻“纯属子虚乌有”,“股东对公司的自力生长也持一向坚定的支持态度”。

只管ofo始终标榜“自力生长”,但难题缠身的ofo能够渡过“至暗时刻”,在未来仍保持自力运营,远景并不乐观。

资金:左支右绌

共享单车如烟花般,一时绚烂事后,留下一地散乱。资源的狂热在短时间内催生了摩拜、ofo这两家独角兽,但很快就憔悴下去。究其缘故原由,是共享单车行业至今仍然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

ofo首创人戴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现,ofo营收的主要泉源是用户骑行用度,其他盈利模式都是锦上添花。

但在共享单车早期混战中,ofo为抢夺市场率先开启烧钱攻势。无疑,这会损害共享单车正常运营收取骑行费的盈利基本。

共享单车与多数互联网企业差别,其重资产的属性要求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生产及线下运维治理。

相比摩拜,ofo小黄车的质量堪忧,经常在一线都会的地铁站看到存在故障的小黄车。

ofo的用户体验此前也经常被消耗者诟病:车况不佳,就现在的情形而言,想要提升用户体验,势须要增添新车投入量或提升运维效率。每一样都需要资金。据相关人士透露:“ofo(单车运维)的人力成本的摩拜的3倍。”

不管是投放新车,照旧治理运维,现在的ofo似乎都难以维继。

克日,上海凤凰、百世物流相继向ofo提起诉讼,要求归还货款。除此之外,ofo还拖欠了天津飞鸽、富士达、雷克斯、云鸟物流等多家供应商欠款。

ofo与蚂蚁金服终止互助,也被看做是节省的一种。靠近蚂蚁金服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消息来源透露, ofo方面自动终止了骑ofo小黄车获得蚂蚁森林能量的互助,可能是为了淘汰支出。“究竟蚂蚁森林是一个大IP,无论是对于提升用户黏度,照旧提高品牌影响力都是正向作用。”

此外,ofo在北京总部的办公团队也因租约到期而搬离。被问及是否因资金欠缺,而合并楼层缩小规模时,ofo未予置评。

2017年5月,有媒体消息来源ofo内部糜烂严重,存在大量“吃空饷”、“吃回扣”的情形。上述人士对财联社记者提到:“他们(ofo)员工治理挺杂乱的。”

在用户端,ofo的押金在2017年6月,由99元上涨至199元。而从今年9月最先,ofo就一再被爆押金无法退还,甚至被用户质疑诱导消耗,充押金酿成购置年卡、退押金时被升级为年卡。

前述人士称:“ofo的押金缺口最少有数十亿元。(ofo)能用的车很少了,而且大部门抵押给了阿里。资不抵债,收购ofo会给收购方带来大量的债务压力。”

滴滴:食之无味,弃之惋惜

频频被传要收购ofo的滴滴,虽然说话坚决地否认了听说,“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究竟滴滴持有ofo约20%的股份”。

ofo之于滴滴,或允许以类比摩拜之于美团,是作为流量入口,联系出行交通和吃喝玩乐,以知足不停融合的客户需求。

美团2018年中报披露,自4月4日美团收购摩拜以来,摩拜于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6月30日的录入收入为4.72亿元,孝敬亏损15.11亿元。

面临云云巨额的亏损,美团年中报显示,共享单车是美团尚未提供而属于公共、高频的服务种类,此项收购将让美团可以用较低成本获取和留存用户,并进一步增补美团向消耗者提供的服务组合并扩大其触达消耗者的方式。同时,摩拜的普遍营业将进一步提高美团的品牌着名度、促进餐饮外卖及其他服务的交织销售、增添美团的生意业务金额及收入。

显然,比起短期的财政数据,美团更重视摩拜在线下的流量对美团线上营业的推动。

作为出行交通的头部企业,滴滴也一直在实验拓展自己的界限,流量就显得尤为主要。

在共享单车领域,滴滴也是结构诸多。除了投资ofo,还相继收购了小蓝单车,并推出了自由品牌共享单车——青桔单车。

除此之外,滴滴也试水了外卖服务,但仅上线一天就折戟沉沙。但滴滴此举不能简朴以为是对美团进军打车营业的任性还击,或可看作是对其延伸能力的一次实验。

Uber的外卖营业就为Uber提供了一个客观的营业增加点。Uber CEO 科斯罗萨西在今年1月的投资者电话中称,UberEats在2017第四序度营收达40亿美元,这意味着外卖营业占到Uber营业的10%左右。

现在Uber的营收仍主要来自交通服务应用,但UberEats的增加速率已凌驾焦点的打车营业。

滴滴的外卖营业虽然没能如愿开展,也与中国的外卖市场基本被美团和饿了么朋分殆尽有关。

据全天候科技获得的资料,滴滴出行2017年GMV(生意业务总额)到达250亿~270亿美元;主营营业亏损2亿多美元,整体亏损3亿~4亿美元。

上述资料称,滴滴3月初预计“将在2018年实现盈利,净利润有望靠近10亿美元”,但9月流出的一份滴滴的财政数据显示, 2018上半年滴滴亏损扩至40.4亿元,凌驾其2017年整年的亏损。

滴滴的主营营业——打车营业,受顺风车杀人事务、不停收紧的强羁系消极影响,且面临美团打车的激进扩张,缩短是在所难免的。同时,滴滴的境外拓展也需要消耗大量的现金流。

在主营营业疲软的情形下,共享单车作为除外卖之外,可以触达滴滴主营营业规模之外用户的流量入口,其主要性不言而喻。

滴滴旗下虽已有小蓝单车和青桔单车,但占有共享单车半壁山河的ofo相比,其市场份额微乎其微。但资不抵债的ofo到底能给滴滴带来多大转机,滴滴否认收购言辞之坚决,或许也以为不乐观吧。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平龙)

专题推荐


© 1996 -2018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8469号-2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